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姚迪雄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万马奔腾 与时俱进——澳大利亚籍华人姚迪雄画马艺术

2010-05-28 15:07:13 来源:中国美术报作者: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 张新建
A-A+



 

  我属马,儿子也属马,一匹老马,一匹小马,马是我家的图腾。
  中国人爱马。中国是最早驯化野马造福人类的国家。从黄河下游的大汶口文化遗址以及后来的仰韶文化遗址的发现证明,距今6000年左右黄河流域已有几个野马种群被驯化,成为中国人最忠诚的朋友。在历经寒暑的农耕劳作中,马是吃苦耐劳的模范;在血火奔涌的战场上,马是冲锋陷阵的英雄。马的优秀品格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深深地吸引了当时最杰出的文臣武将,著名政治家韩非子说:“弃私家之事,而必汗  马之劳。”(《韩非子。五蠹》)“汗马之劳”原指骏马奔驰战场劳累出汗,后人就以汗马功劳泛指战功卓著或者功勋卓著。秦汉时期,秦皇、汉武  都以爱马著称,秦始皇陵的兵马俑战阵至今令人叹为观止,汉武帝为得到大宛的汗血宝马,派使臣跋涉数千里,持千金及金马换取,遭拒绝后竟不惜两次出兵大宛。在帝王宫廷的倡导下,马的形象驰骋艺坛,不仅有彩绘逼真的车马、骑兵陶塑,还有马踏匈奴石刻、羽人骑天马玉雕、马踏飞燕青铜铸像等,用绘画形式表现马的英姿当也不会太晚。可以说秦汉以降,马就以高雅的气质、潇洒的风度和勇往直前的品格,受到世代中国人的尊崇。
  中国历代画马名家辈出,精品佳作不胜枚举,研究姚迪雄的画马艺术,不能不探索他的传承渊源、创新发展,在艺术历史长河的大浪淘沙中客观评价姚迪雄画马的艺术成就。
  姚迪雄画马是时代的马。现存画马名家的作品当属大唐天宝年间的张萱和韩干。他们都是唐玄宗时期的宫廷画师,张萱以画鞍马仕女著称,韩干也擅长画鞍马人物。韩干笔下的马是皇家御马,躯体健壮,肌肉发达,少露筋骨。杜甫称“惟韩画肉不画骨,忍使莽骥气凋丧。”韩干膘肥体壮的马是大唐富裕强盛的写照。北宋大家李公麟的《五马图卷》画的也是皇家御马,纸本白描,写生创作,生动地描绘了西域边地进献的骏马,体态雄壮,气定神闲,是北宋社会崇文抑武的真实反映。中国现代画马大家当属徐悲鸿,徐马大多创作于抗战时期,“长沙会战,忧心如焚”,他画《前进》的马,“鄂北大捷,豪兴勃发”,他画激昂的《群马》,风骨朗朗,伟岸刚毅;是中国人民面对危亡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的写照,也是民族解放战争现实的反映。姚迪雄的马则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马,是自由不羁的马,是风驰电掣的马,是万马奔腾的马。马固然是拉车的使者,战士的坐骑,但是马的自然天性是自由不羁的,因此姚迪雄笔下的马如天马行空狂放不羁,扬鬃奋蹄腾空而起。改革开放一切都来得太快,令人目不暇接,姚迪雄就以风驰电掣的骏马表现飞速发展的社会现实。姚迪雄画马以奔马最多,《马上雄风》、《草上飞》、《腾空一跃》,《骐骥一跃》、《雄蹄追风》、《气势如虹》,在描写马的形体美、力量美的基础上又增加了韵律美和速度美。
  姚迪雄画马是群体的马。现知最早画群马的是唐代画家韦偃的《牧放图》,现存宋代李公麟《摹韦偃放牧图卷》,全图有1286匹马,143个放牧人,墨线勾描,刻画精妙。此图描绘皇家牧场,场面宏大中透着悠闲。元人马上得天下,画马名家众多,以赵孟頫的《浴马图卷》最为生动,十数骏马,9位马倌,人马生息、动作相互呼应,一派悠闲自得的场面。清代意大利人郎世宁的《百骏图卷》借鉴和发展了赵孟頫的传统,以山石树木、小溪河流的浴马、牧马为主构图,也是皇家牧场的情景。倒是元人佚名的《元人秋猎图》长卷,更能生动地表现了元人骑射竞逐的秋猎场景,人马众多,气势宏大。姚迪雄擅画群马,也是他在前辈画马名家基础上创新发展的突出特点。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农耕自然经济逐渐为社会化的大生产所取代,生产需要合作,社会需要和谐,因此姚迪雄笔下既有一马当先、一跃千里的立马、飞马,也有并驾齐驱的双马和《扬鬃奋蹄歌大风》的群马。《横空出世》群马奔腾的锐不可当,《百骏图》马鸣风萧萧的狂放无羁,都为中国画马艺术史册增光添彩。
  姚迪雄画马是物我两忘、人马合一的马。前人画马有自喻的马、喻人的马。元代龚开一改唐宋画马的丰腴健美,喜画瘦马自喻。他的《骏骨图》瘦骨嶙峋,骨感悲怆,画家自题;“一从云雾降天关,空尽先朝十二年。今日有谁怜骏骨?夕阳沙岸影如山。”龚开曾为南宋官吏,入元后以遗民自居,穷困潦倒。他画《骏骨图》是要昭示世人,骏马虽瘦,风骨犹存,以此抒发前朝遗民的苦痛孤寂和英雄失路、报国无门的悲愤。姚迪雄画马既是自喻,也是喻人,而且到了物我两忘、人马合一的境界。姚迪雄从小在伊犁草原长大,以马为伴,与马为伍,马不仅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是他心中的精灵,情感的符号。诚如姚迪雄所说:马的习性和神韵已经深深地融入我的血脉,成为我为人从艺的灵魂。因此姚迪雄画马无论写实、写意都真实可信,即使千姿百态也自然而然。
  姚迪雄画马是抒怀言志的马。中国文人以诗言志,中国画家何尝不是以画言志呢?元代画马名家任仁发的《肥瘦马图》不仅以画言志,而且以马警世。画家精心描绘了一匹瞟肥体壮、趾高气扬的肥马和一匹骨瘦如柴、疲惫不堪的瘦马,以肥马抨击现实社会“肥一己而瘠万民”的贪官,以瘦马赞扬“瘠一身而肥一国”的廉洁清官。画家题曰:“按图索骥,得不愧于心乎?因题卷末,以俟识者。”抨击时政,警示世人,用心良苦!斗转星移,时代变迁,姚迪雄画马已不再是对社会现实的理性批判,而是饱含激情的热情礼赞。中国香港回归,他画“而今迈步从头越”的骏马,北京奥运会中华健儿勇夺32块金牌,他画飞奔的群马,献给龙腾的北京。姚迪雄以马抒怀,以马言志,他赋予马更多的人性、更多的诗意、更多的理想。他画的《亲情》、《深情一吻》、《母子图》、《恋情》,无不闪烁着人性、人文关怀的光辉。他画的《自强不息》、《立而生风》、《气吞山河》,则不仅是抒怀言志的,也是励志上进、鼓舞人心的。
  姚迪雄画马是中西合璧的马。有人说国画是摹仿的,西画是写生的,其实宋代李公麟的《五马图》就是根据真实对象写生创作的,不仅人马神态毕肖,而且刻画精准,真实自然。有人说国画是写意的,西画是写实的,实际古人画马写实、工细、精微毕现的不在少数,仅此说明中西画马的区别显然是不够的。运用西画技法画马当首推郎世宁。他的《百骏图卷》构图处理很“中国”,同时发挥西画注重明暗、透视以及解剖准确的特点,他的马造型准确,姿态各异,皮毛质感,生动逼真。徐悲鸿画马又在郎世宁基础上大进一步。徐悲鸿接受了传统西画写实主义教育,对马的形体神态、解剖结构、明暗质感的理解和把握更为深刻准确。他继承中国古人画马重线条、重笔墨的传统,综合运用西画的写实技法,以大写意的淋漓笔墨画马,虽然比古人画马更写意、更概括,但是用墨精审,造型准确,法度严谨,形神兼备。姚迪雄画马是从素描开始的,一万多张素描稿见证了他的画马童子功。后来师从著名油画家邵晶坤教授,写实功底扎实。因此,姚迪雄的画马既有具象写实的马,也有抽象写意的马。既有郎世宁笔法的马,也有当代艺术的马。《脑海情花》画的是花枝环绕的正面黑马头,马头正中的白鼻梁却是一道裸体美人形象,画家以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挪用、变形,在荒诞中透着智慧,赋予骏马人类思想的火花。姚迪雄画马高度概括了马的造型、马的风骨,是心中的马,理想的马,表现骏马腾飞何须在区区马蹄上浪费笔墨,省略了马蹄更突出了马的凤驰电掣,这就是姚迪雄画马的高明之处。
  21世纪的中国已经进入信息时代,随着中国载人航天飞船成功升空,中国人的天马开始在太空遨游。现实社会的马除了拍摄影视和城市马术俱乐部以外,差不多已经退出了社会生产、现实生活和军事领域,然而中国人民并没有因为马的隐退而忘记曾经的好伙伴、好朋友,马的英姿连同它们优秀的品格仍然强烈地吸引着千百年来陪伴人类走过艰难岁月的老马和小马,并激励人们一马当先、踏浪而行,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奋斗。现实社会的马虽然渐渐隐退了,但是更多的马进入了艺术家的创作领域,姚迪雄和当代艺术家按照现实社会的时代精神和审美追求,创造了丰富多彩、超越前人的骏马形象,是改革创新的马,是与时俱进的马。姚迪雄画马的艺术成就和历久弥新的艺术感染力,不仅深深地铭刻在我们的记忆中,而且必将作为我们民族的精神财富珍藏在世界艺术殿堂。
                    张新建于北京博雅西园2010年春夜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姚迪雄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